【中海安】热点分析—伊朗总统莱希坠机 中东局势扑朔迷离

【中海安】热点分析—伊朗总统莱希坠机 中东局势扑朔迷离

2024/05/22

05/22

【中海安】热点分析—伊朗总统莱希坠机 中东局势扑朔迷离

5月19日,伊朗总统莱希和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乘坐的直升机在伊朗西北部瓦尔扎甘地区坠毁。机上包括总统、外长在内的9人均遇难。短期来看,伊朗国内局势及伊美、伊以关系不会发生太大波动。长期来看,中东局势依然扑朔迷离。

  • 事件经过

2024年5月19日,伊朗总统莱希团队乘坐直升机前往阿塞拜疆与伊朗交界地区的霍达法林,与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一起参加了霍达阿法林县的水库大坝落成仪式。之后,伊朗总统与随行人员分乘三架直升机,飞往东阿塞拜疆首府大不里士,参加当地石化项目设施落成典礼。19日夜间,载有伊朗总统和外交部长等高级官员的直升机发生事故,在伊朗西北部东阿塞拜疆省“硬着陆”。莱希乘坐的直升机在飞往大不里士途中坠毁在瓦尔扎甘地区,其余两架飞机安全抵达目的地。

事件发生后,伊朗迅速向近在咫尺的土耳其求援,土耳其军方19日晚出动一架无人机和一架具备夜视能力的搜救直升机,土耳其灾难和应急管理署派出32名山地搜救队员和6辆救援车辆;俄方此前也已宣布派出两架飞机、一架直升机和50名搜救人员协助伊方。受天气和地形限制,搜救工作进展艰难,搜救队伍只能从地面前行,坠机精确位置直至20日一早才被确定。伊朗媒体20日上午证实莱希乘坐的直升机残骸已找到,包括莱希、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东阿塞拜疆省省长拉赫马提在内的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在确认莱希遇难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伊朗全国哀悼5天。哈梅内伊说:“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国家的秩序都不会受到影响。”土耳其、埃及、伊拉克、叙利亚、阿联酋、卡塔尔、约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对莱希遇难表示哀悼。其他地区的国家以及一些国际、地区组织也对莱希遇难表示哀悼。

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情报部门告知他,在此次直升机事故中“没有发现存在谋杀的证据”。一名以色列官员则告诉路透社,以色列与伊朗总统莱希在直升机事故中遇难一事无关。

  • 其人

莱希深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信任,屡屡获得重要任命,原本可能成为最高领袖接替者。莱希1960年出生在伊朗东北部城市马什哈德,15岁进入什叶派圣城库姆的宗教学院学习,师从伊朗一些显赫的宗教人士。他从17岁开始就在政治上积极反对推行西方化和世俗化的巴列维王朝政权。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莱希进入检察体系,从首都德黑兰以西的卡拉季起步,先后担任哈马丹省检察官、德黑兰检察官等重要职务,2014年出任伊朗总检察长,2019年担任伊朗司法总监。长期在司法系统担任公职的莱希也一直在宗教学校担任教职。莱希于2021年6月当选伊朗总统,同年8月就职

在对内政策上,莱希政府在执政三年中保持务实。在经历温和派代表人物哈桑·鲁哈尼执政时期后,莱希的上台,标志伊朗保守派重新夺回政权。在国内政策上,莱希并未对温和派进行“清算”,而是努力通过各种措施稳定伊朗经济社会局面。尽管国内库尔德斯坦省爆发了女性抗议事件,但是抗议示威活动并未引发全国性的政治动荡,莱希政府也未采取过激措施激化矛盾。

在对外政策上,莱希政府总体保持理性克制。一方面积极同国际社会展开沟通,积极改善同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尤其是2023年3月在中国的斡旋下,同沙特阿拉伯开启了关系正常化进程,为中东地区局势缓和奠定了重要基础。另一方面,伊朗在国际和地区热点议题上保持了冷静和克制,尤其是2023年10月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伊朗的姿态也十分低调,即使遭遇以色列袭击其驻叙利亚大使馆,也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并未让巴以冲突扩散为伊朗和以色列的全面战争。

  • 国内影响

伊朗国内形势短期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根据伊朗宪法第131条,如果总统在任期内去世,经伊朗最高领袖确认,由第一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务。莱希遇难后,伊朗很快确定由第一副总统穆赫贝尔代行总统职责,穆赫贝尔在担任副总统前长期在伊朗金融机构工作,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关系紧密。一样出身保守派阵营,且都深得伊朗最高领袖信任的穆赫贝尔,将很可能延续莱希的内外政策,不会出现较大的政策变动。以色列《国土报》指出,伊朗总统主掌经济和内政事务,对外交政策和国防事务话语权较小,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具有战略重要性”事务有决定权,并得到其顾问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的协助。北京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吴冰冰认为,从伊朗权力结构看,总统受制于最高领袖,并非国家最高领导人,伊朗政府内外政策向来由集体决策,是一种“共识”。从这一角度而言,总统权力相对有限,即使有人接替莱希,伊朗整个内外政策走势和权力格局也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中长期来看伊朗内部权力派系和精英格局可能发生变动。莱希的突然罹难,意味着此前伊朗各方接受的最高领袖继承人共识被打破。因为莱希不只是伊朗总统,还是未来伊朗最高领袖的重要候选人。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体制下,最高领袖具有最高权威,总统则负责行政事务。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至今,伊朗只发生过一次最高领袖的“更替”,即1989年时任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去世,由时任伊朗总统的哈梅内伊接任。作为伊朗保守派阵营的重要代表人物,莱希的宗教工作履历和司法部门背景,能够被保守派、强硬派接受,同时近些年的施政政策也能够被改革派和温和派所支持,他被广泛视为最有可能的最高领袖继承人。伊朗国际问题专家贾法尔·哈格帕纳预计不同权力派系和政治精英阶层之间的格局,可能因为这次意外悲剧发生更多变化。

  • 国际影响

中东局势愈加扑朔迷离。莱希遇难之时,中东地区紧张局势正处在不断升级之际,这次遇难的伊方高官除了莱希,还包括同行的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乔恩·奥尔特曼分析,阿卜杜拉希扬在任期间和不少中东邻国建立了关系,而且取得了不少同行的信任,要想重建这些联系将花费一些时间。过去几年间,美国不断撮合以色列与海湾国家和解,试图在中东地区对伊朗形成更大的战略挤压;在莱希任内,伊朗不断拓展自身战略空间,通过发展与沙特阿拉伯、其他海湾国家以及巴基斯坦甚至阿塞拜疆的直接关系以寻求应对方案。总体来看,失去莱希将使伊朗领导层短期内更关注国内情况,中东格局或因伊朗国内局势的不明朗而“重新洗牌”进而更加动荡,各方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纷也可能波及伊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影响中东“和解潮”

伊以、伊美关系受总统和外长罹难影响有限。莱希突遭空难身亡,正值以色列进攻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战事延宕7个月之际。今年4月,为报复伊朗驻叙利亚外交机构遭空袭,伊朗用无人机和导弹对以发动报复性打击。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岚雨表示,伊朗的相关调查如果没有找出强力证据表明美国和以色列参与其中,伊美、伊以关系可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头等要务就是“伊核协议”。2015年奥巴马与伊朗达成了这份历史性协议,但是2018年特朗普宣布单方面退出协议,伊朗最终恢复了核燃料的生产。拜登上台后,又开始就重返伊核协议进行了马拉松式的谈判。对于以色列来说,当前战略重心仍然在加沙地带,尤其是针对拉法的军事行动。以色列无意且无力开辟新的战场,不愿同伊朗展开大规模直接冲突。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秦天研究院认为,伊朗对于美国以色列相关的问题不是由外交部来决定的,更多的是由革命卫队,甚至更高层级的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来决策。在这个意义上,外长包括总统的罹难不太会对这个政策产生明显的影响。

  • 安防建议

提醒在伊朗中国公民密切关注伊朗及中东地区的政治动态和安全形势,及时获取权威信息,如外交部和中国驻外使领馆发布的安全提醒。尽量避免前往近期可能发生冲突或局势不稳定的地区,特别是靠近边界的地方。在公共场所和重要场合保持警惕,注意周围环境,避免参与或靠近抗议示威活动。